115期双色球开奖结果:西倉坡 昆明街頭的聞一多展覽

2019-03-11 16:18
來源:江陰日報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www.otltci.com.cn

聞一多

■聞一多,詩人、學者、畫家,族名家驊,字友三,1899年出生于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五歲啟蒙于私塾,十歲入武昌兩湖師范附屬高等小學,1912年考入清華學校(清華大學前身),1922年留學美國,專攻美術。1925年歸國,歷任北京藝術專門學校、上海吳淞政治大學、南京第四中山大學、武漢大學、青島大學、清華大學、西南聯合大學等校教務長、文學院院長、中文系主任等職和外文系、中文系教授。1946年7月15日在昆明被暗殺。

聞一多故居外景

聞一多殉難處紀念碑

治印中的聞一多

聞一多書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額

2019年春節我到昆明度假。正月初三早晨到翠湖旁邊的錢局街菜市場買蔬菜水果,途經西倉坡,無意中瞥見巷口墻上的標牌“聞一多先生紅燭文學藝術走廊”,便拐進去一探究竟。我早就知道西倉坡是聞一多故居所在地,也是聞一多殉難地,但是前前后后到昆明數不清多少次,2008年到2009年還在昆明掛職工作了一年多,工作單位與住處在龍井街,距西倉坡并不遠,我又喜歡尋訪名勝古跡,卻一直也沒有想起來到西倉坡看看。大概是當時我所接觸到的相關圖書都沒有言及這一去處,周圍也沒有人提到,坐車或開車路過錢局街,也一直沒看到過西倉坡這個街名??贍苷獗閌撬交滴粗漣?。于是就拐進巷子里,認真參觀了這個展覽。次日到云南陸軍講武堂博物館參觀,閉館后去文林街文化巷又路過西倉坡,便又從頭到尾細看了一遍展覽。

巷子里的墻上掛著整整齊齊的畫框,展板有聞一多生平介紹,有聞一多的書法、篆刻、繪畫以及書刊設計作品。書法作品以條幅居多,主要是行書與篆書,還有一幅聞一多書寫的“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篆額。詩歌精選的是聞一多白話詩,印刷體排版,每首一個展板,有《死水》《紅燭》等代表作??凸鄣廝?,對這一展覽不能按美術文博專業標準來要求,展品都是復制品,都是圖片,清晰度與色彩還原都存在粗糙的缺陷,但是作為利用城市戶外資源,推廣傳播文學藝術的創意以及效果還是很值得稱道的。我一早一晚兩次都注意到有路人在展品前止步參觀,日積月累,從這個窗口了解聞一多的文學成就與藝術成果的讀者肯定越來越多。遺憾的是,展覽沒有介紹聞一多在古典文學以及歷史研究方面的學術成就,就我所知,隨著時間推移,就現實影響而言,詩人、畫家聞一多漸漸地被學者聞一多所超越。

搜索了一下相關背景信息,2016年聞一多先生在昆明遇害70周年之際,中國民主同盟云南省委員會、昆明市委黨史辦,以及五華區委幾個部門與黨史部門合作,對位于西倉坡8號的“聞一多先生殉難處”紀念碑進行修繕,在西倉坡設計制作了“聞一多先生紅燭文學藝術走廊”,共制作大小展板70余塊,展覽聞一多繪畫作品34幅、書畫裝幀31幅、篆刻43幅、詩詞9首、七子之歌7首、書法9件。

西倉坡西連錢局街,東連翠湖北路,巷子里只有一處省市糧食系統宿舍院與一家云南師范大學幼兒園,此外沒有商家或住戶,是個鬧中取靜的街巷,兩邊墻壁正是天造地設的現成展示空間。展覽畫框是為戶外設計的,防雨防風。就我所見,這是國內唯一一個戶外常年陳列的大型個展。

聞一多在清華(先是預科的清華學校,后升為清華大學)讀了九年,他與清華的感情很深,他的名字本是聞多,在英語里與widow(寡婦)同音,經常被笑話,是潘光旦建議他改為聞一多的。1932年從青島大學離開就到清華大學當教授。

1922年聞一多留學美國,他先后在芝加哥美術學院、珂泉科羅拉多大學和紐約藝術學院攻讀美術專業,1925年5月回國后,任北京藝術專科學校教務長,在專業美術圈,聞一多的起點不算低。但是他后來沒有從事美術專業,而是成了著名的白話詩人、在大學教古典文學,除了在唐詩研究領域是公認的權威以外,廣泛地研究古文字學、音韻學、民俗學等多種學科,并都有可觀建樹。1946年被暗殺時,他才年僅47歲,以其才華學問,本來成就一定更高,這樣一位多才多藝的人物,不明不白地死于亂世,實在是太可惜了。

評價文人學者的成就高低,有一個外在指標是出版全集。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詩歌界、學術界名人中,出版有全集的并不多,聞一多逝世后,1948年開明書店出版了《聞一多全集》,1982年生活讀書知識三聯書店影印再版。后來湖北人民出版社又推出《聞一多全集》。

聞一多于古典研究,但有著述,皆受學界推崇。如周易學專家李鏡池說:“聞一多,他著有《周易義證類纂》。由于作者既‘以鉤稽古代社會史料之目的’治《易》,又精于訓詁,雖只解九十事,而精義頗多?!保ā噸芤淄ㄒ濉返?頁中華書局1981年版)

聞一多首先是作為詩人成名的,也是首先作為詩人被寫進史冊的,在西倉坡的展板里可以讀到他的幾首名作。他對白話格律詩的探索嘗試,在民國時期曾成為文學界熱議的題目。不過,總體而言,白話詩中能夠傳世的作品并不多,聞一多的《死水》已經是經典。

展覽的繪畫,都是風景素描,落款記下的地點多是貴州的安順縣、安南縣、鑪山縣等地的村鎮風物。這是聞一多隨在長沙成立的西南聯合大學內遷,特別是從長沙主要靠步行走到昆明的途中寫生,用的是鉛筆。他在給妻子的家書里說,沿途所看到的風景之美麗奇險,各樣的花木鳥獸,各種樣式房屋器具和各種裝束的人真不知從何說起,途中作日記的人頗多,他卻一個字也沒有寫,十幾年沒有作畫,這回卻有了畫興。據記載,聞一多與同事曾昭掄(化學家)、李繼侗(生物學家)、袁復禮(地質學家)、查良錚(穆旦,詩人、翻譯家)等十多位教授隨長沙臨時大學(西南聯合大學前身)三百多男生,組成“國立長沙臨時大學湘、黔、滇旅行團”,1938年2月20日從長沙啟程,沿湘黔滇公路,全程三千三百多里,其中步行二千六百多里,4月28日到昆明。西南聯合大學成立前北大、清華、南開三校的遷徙,是抗日戰爭時期的一大可歌可泣的史詩般壯舉,為國家為民族?;は鋁艘淮笈木⑷瞬?,但是后世民眾對這一長征了解不夠。

如果把聞一多的這些風景畫看成是一般的畫家旅行寫生,那就大大誤解了其意義。據說他畫了一百多幅寫生,保存至今的36幅,其中33幅畫于貴州??贍蓯薔λ?,聞一多此后仍未在繪畫上發展,沒留下更多的作品,這是一大遺憾。

展覽中比較引人注目的聞一多的書法,看得出他的書風是杜甫所謂“書貴瘦硬始通神”,無論是篆書還是行書,都寫得內斂而瘦硬,瀟灑嫻熟,是下過相當多的功夫的。從所寫內容上看,顯示出聞一多不是象牙塔里的詩人,而是以天下以己任的知識分子,他從在清華大學讀書時就參與了“五四運動”,一向主張積極參與政治,后來他成為中國民主同盟的發起人之一是有歷史必然性的。

聞一多在繪畫之外,還致力于篆刻。在致友人饒孟侃的信中,聞一多戲言:“說起來真是笑話,繪畫本是我的元配夫人。海外歸來,逡巡兩載,發妻背興,詩升正室,最近又置了一個妙齡的姬人——篆刻是也。似玉精神,如花面貌,竟能寵擅專房,遂使詩夫人頓興棄扇之悲?!?/p>

展覽突出展示了聞一多的印章篆刻作品,由方寸大小放大到尺許,這些印作還很結實耐看,總體而言,走的是方正一路,篆法嚴整,近乎鐘鼎文金文甲骨文,中規中矩,古意盎然,如果只看其篆刻,一定想不到作者受過系統西方美術教育。

聞一多在西南聯合大學當教授,抗日戰爭時期經濟困難,抗戰勝任后又通貨膨脹,大學教授為了生計不得不兼職掙外快,聞一多就賣字賣印,想來聞一多在昆明的印作,也還有不少存世吧。西倉坡的展品中就有幾方明顯是為學生刻的姓名章。我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便見到過聞一多所刻姓名章的印跡,據說印章質地是象牙,主人陶大年先生是西南聯合大學畢業生,花錢請老師聞一多刻章,既是實用需要,也有盡自己力量支持老師的意思。

展品中有他為清華大學與西南聯合大學的同事馮友蘭、葉公超刻的名章,以及為潘光旦刻的“勝殘補闕齋”,都應當是人情往來非賣品?;褂幸環健笆貝纜凵繒隆?,以隸體為主,加以適當的變形,美觀而很便于識讀,用今天的眼光來看也是非常精致成功的Logo品牌標識。

從篆刻印章上看,似乎他與當年的書畫界沒有什么往來,大概在留美美術科班畢業而又以白話詩成名的大學教授眼里,傳統的書法繪畫篆刻是過時落伍的東西吧。他留美歸國時有意當美術評論家,以他的學養和造詣,如果真從事美術評論,在一定程度上會改寫民國美術史,是大概率事件。

展覽中書刊封面題花美術設計部分,有很多期《清華年刊》的封面,都是聞一多作品,他曾任《清華周刊》編輯。這些封面與題花富于現代感,一看就知道是出于受過系統西方美術訓練的設計專業高手。他為徐志摩詩集《猛虎集》所設計封面,可稱為二十世紀文學作品封面設計經典,用毛筆橫向寥寥幾筆劃出了錯落的墨道道,巧妙地“窺豹一斑”,以虎皮斑來表現猛虎,活靈活現,顯示出高超的形象塑造能力與簡約的概括能力,設計感極強。展覽中這個封面若是單獨陳列效果更好。

聞一多曾在青島大學當文學院院長兼國文系主任,有一個段子說,當年他上課時總是有口頭禪,學生曾在黑板上寫打油詩調侃他:聞一多呵聞一多,一個月就掙四百多,五十分鐘一節課,禁得住你呵幾呵!

現在提這些佚事,無損于聞一多一代名師、名學者的形象,反而讓我們感受到聞一多是個有血有肉的人,當年的師生關系也還健康正常。設想一下今天的大學,即使有再不負責、不稱職的教授,哪個學生敢在黑板上指名點姓地諷刺老師?就更別提系主任與院長了??翁媚艸魷植煌羯踔潦譴潭納?,這說明聞一多的包容與寬厚。當然,也有人說這期間聞一多受校方排擠打擊,學生被當槍使了。

西倉坡的聞一多作品展,展品數量、布置格式以及展線長度與博物館美術館都差不多,展覽的場所是戶外,晝夜開放,墻壁上偶爾甚至會有貓兒走過。沿著街墻偶爾會種一棵樹,西倉坡的中段還有一排紫藤架。整個展覽很像是用心布置的,其實只是因地制宜,一切都順其自然。這條小巷是步行街,沒有車輛穿行,在這里漫步參觀,不受任何干擾。

我參觀美術展覽可以說不少了,重復參觀同一展覽并不多,昆明西倉坡的聞一多展我在兩天里來來回回看了兩遍,以后有機會再來昆明,還想到西倉坡走走。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