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六给彩开奖结果:野鶴昂藏未是仙 鄭孝胥的對聯(上)

2019-09-02 14:44
來源: 作者:沈鵬字號T|T轉發打印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www.otltci.com.cn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說起書法家鄭孝胥,現在公眾可能不大熟悉。不過只要一提他的一幅作品,就人人皆知了:“交通銀行”這四個字就是鄭孝胥的手筆。

出身于《大公報》、后來創辦《文匯報》并長期擔任總編輯的著名報人徐鑄成在其《舊聞雜憶》一書里有一節講到鄭孝胥:

“和鄭孝胥的‘一面之緣’,卻更為偶然。

“一九二九年,陜西發生了大旱災,真是赤地千里、餓殍載道?!洞蠊ā販⑵鶘略幟緘?,每天在報上大聲呼吁。來報館捐款的人越來越多,經理部幾個同事無法應付,胡政之囑我下去幫幫忙。有一天,來了一個瘦高的老年人,袍子馬褂,腰板挺直,臂上掛著手杖。他拿出二十元,著我登記,并說出了他的姓名——鄭孝胥。我在中學時代,就聽到這個‘書法家’的名字,在北京的琉璃廠,更見過不少他寫的招牌和出售的對聯、條幅。于是,我假裝聽不懂他的福建國語,抽出一張小紙,請他‘留名’。哪知他更加狡獪,馬上掏出了一張名片。然后,出門上車走了?!保ā毒晌旁右洹返?9頁 遼寧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這段往事繪聲繪色,頗有戲劇性。但是,事實是否如此呢?鄭孝胥是留下了日記并且得到整理出版的歷史人物,我查了其1929年全部日記,這一年鄭孝胥確實在天津,不過,沒有只言片字記載到這次捐款,而按照他的習慣,錢款出入一般都是記在日記里的。

可是,在1931年9月3日,鄭孝胥倒記了這樣一筆:“至《大公報》捐無名氏災賑五十元?!保ā噸PⅠ閎占恰返謁牟岬?339頁 中華書局)

不排除《大公報》1931年也搞過募賑,也不排除鄭孝胥1929年、1931年兩次都前去捐款(這期間他確實在天津)。不知道徐鑄成是根據日記還是根據記憶寫的這一段佚事。依照常情,日記所記應當是準確真實的,也就是說,鄭孝胥的記錄應當是可信的?;匾瀆薊蟯祿毓死嘀?,則可能出現誤差,甚至會失實。如果兩人記的是同一件事,則有三十元不翼而飛。至于鄭孝胥日記里明確寫的是無名氏捐賑,則不應在捐款時自報姓名,也不會掏名片了。

這點陳年爛賬不去算也罷,我引徐鑄成的這段話,意在說明鄭孝胥在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作為書法家名氣之大。

鄭孝胥成名很早,官運與財運都極亨通。他天資過人,據說四歲習《爾雅》即成誦,十三歲畢《十三經》,國學根底深厚。(《中國書法全集》第78冊第22頁 榮寶齋出版社1993年版)清光緒八年(1882年),他考取舉人,為福建省鄉試解元,也就是與唐寅當年一樣是解元,雖然不及狀元那樣一舉成名天下知,但也足以成為一省名士。他后入李鴻章幕府,又曾任內閣中書,光緒十七年(1891年),任清政府駐日使館書記官。后升任神戶、大阪總領事。甲午戰爭爆發后回國,任張之洞自強軍監司。1898年起歷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章京、京漢鐵路南段總辦兼漢口鐵路學堂校長、廣西邊防大臣,安徽按察使、廣東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鄭孝胥曾參與戊戌變法,1906年,被推選為預備立憲公會會長,參加立憲運動。他在上海創辦日輝織呢廠,任商務印書館董事會會長,成為賣字的名家,同時是詩壇盟主之一,政界、商界,詩壇書苑,長袖善舞,左右逢源。

看《鄭孝胥日記》,特別是辛亥革命前后的日記,可謂憂國憂民,身為朝廷命官,時刻不忘忠君保國,對滿清權貴無能貪腐以及朝廷弊端看得很清楚而且極其痛恨,即使江山易幟,他的效忠之心從未有絲毫動搖。這也是溥儀后來長年將鄭孝胥視為最信任的心腹的原因。鄭孝胥的才學與干練,以及在官場、外交界的資歷人脈、聲望能力,都是清朝遺老中首屈一指的。

辛亥革命后他以清朝遺老自居。1923年奉遜帝溥儀之命到北京,次年受任總理內務府大臣。1924年溥儀被轟出紫禁城后,鄭孝胥利用他與日本政界外交界的資源人脈,策劃協助溥儀出逃到日本駐華使館。后來又策劃溥儀復辟,1931年后,在日本人支持下,鄭孝胥起草了偽滿洲國建國宣言,隨后主謀建立了偽滿洲國,輔佐溥儀當上了偽滿洲國傀儡皇帝,他自己當上了偽總理。此舉讓他從此摘不下漢奸的帽子。他與日本簽訂了賣國條約,不再謀求溥儀復辟當大清皇帝,導致溥儀以及忠于溥儀的人后來對之恨之入骨。再后來他對日本又有不臣之意,日本則過河拆橋,免了他的偽總理之職,最后他死得都不清不楚。這樣,中華民國、溥儀以及日本三方面都將鄭孝胥列入黑名單。社會輿論對鄭孝胥頗不留情,張慧劍月旦品評人物言及鄭孝胥時說:“由寒士而巧幕,而詩人,而墨吏,而遺老,而國賊?!?br/>

他的書法成就雖然很高,可是身后寂寞,很多年不為書法界所關注,似乎至今沒有出版一本鄭孝胥書法集,1993年榮寶齋《中國書法全集》第78冊,將鄭孝胥與康有為、梁啟超、羅振玉合為一集,這是比較集中出版鄭孝胥書法作品的一例。

說起鄭孝胥與康有為的關系,據《偽滿宮廷雜憶》一書,康有為1927年病故,其門人到天津求遜帝溥儀賜康有為謚號,這是封建時代為人臣子的終極榮譽,可是鄭孝胥等人認為戊戌變法事機不密,導致光緒帝一蹶不振,追始禍源,康有為實開其端,不應予謚。溥儀聽從了此議,康有為遂無謚而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