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奖直播:傳統未必經典 流行未必正確 《聲律啟蒙》與《笠翁對韻》辨議

2019-12-30 15:47
來源: 作者:曹鵬字號T|T轉發打印

中国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www.otltci.com.cn 致讀者

您所讀到的這一版稿件,就是《名家》專刊的最后一期。有一句老話,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名家》專刊至此就與讀者作別了。

《名家》專刊能夠連續刊發498期,這在我開專欄之初是未曾料到的,作為個人專欄論篇幅字數可能在全國也是罕見的。我曾在上?!緞攣偶欽摺吩驢ㄉ韙鋈俗ɡ賦中迥?,時間更久,可是發表總數只有180期左右。

在撰寫《名家》稿件的過程中,我得到過不少師友與讀者的指教與幫助,也正是有很多見過面與沒見過面的朋友們的熱心鼓勵,我才會有堅持十年的動力。謝謝編輯老師們的支持,謝謝讀者朋友們的關注。

如果以后讀者對本人的作品感興趣,可以通過新浪微博(曹鵬閑閑堂)、微信、公眾號“閑閑堂”以及其他網絡新媒體平臺了解動態,也可以關注相關圖書出版信息,我愿意隨時與讀者諸君交流。


坊間的各種蒙學書與兒童國學讀物叢書里都不難找到《聲律啟蒙》與《笠翁對韻》,我抽查了一下,中華書局與人民文學出版社就都各自出版過多種版本的《聲律啟蒙》《笠翁對韻》?!渡善裘傘貳扼椅潭栽稀酚搿度志貳兜蘢庸妗貳肚Ъ沂返鵲裙鉤閃嗣裳?、兒童國學讀本、少年傳統文化叢書的基本配置。這三四十年,全國各地出版了不下數以百計版本的《聲律啟蒙》《笠翁對韻》,城市里的80后、90后、00后,乃至現在的10后,沒有接觸過《聲律啟蒙》《笠翁對韻》的可能不多。

《聲律啟蒙》《笠翁對韻》版本多、印刷發行數量大,名氣也就越來越大,市場效應滾雪球一般,幾乎成為大陸兒童的必讀書。

與在市場里炙手可熱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聲律啟蒙》《笠翁對韻》在讀書界與學術界受的是冷遇。學術界教育界主流專家極少關注與研究、評論童蒙書,《聲律啟蒙》《笠翁對韻》一直沒有專家權威予以檢驗評價。

這是兩本什么書呢?無疑這兩本書都是傳統文化古籍,但是傳統未必就是經典。由于是古代童蒙書的民間低端入門教材性質,不登大雅之堂,難入藏書家法眼,官私書目都不重視也不收錄相關信息,所以,至今沒有非常確切的《聲律啟蒙》《笠翁對韻》著者與出版年代等信息。

就我所見,著名語文教育教材研究權威張志公先生在其專著《傳統語文教育教材論暨蒙學書目和書影》沒有單獨評介到這兩本書,僅在“屬對”一節介紹《對類》一書時說:“此外,廣泛流行于書坊,不見著錄的有關屬對的書,種類就更多了?!繃車匾槐蝕?。在這句話的注解里才點到書名:“流行較廣的是《詩腋》《詞林典腋》《笠翁對韻》《聲律啟蒙》等,多半附在《詩韻合璧》《千家詩》等書里?!保ǜ檬櫚?8頁中華書局2013年版)可見,這兩本書盡管坊間流行,但學者在其研究這類專業教材的專著里只是注釋里一筆帶過而已。另一位學者徐梓在《中華蒙學讀物通論》里有一節專論《有關韻對的蒙學讀物》,分別評介了《聲律啟蒙》《訓蒙駢句》《聲律發蒙》《啟蒙對偶續編》《笠翁對韻》五種,只是對各書進行簡單的介紹。

根據專家們普遍的說法,《聲律啟蒙》是清代湖南邵陽人車萬育根據元代河北博陵(今定州)人祝明《聲律發蒙》所改編撰寫的訓練學童應對、掌握聲韻格律的啟蒙讀物。按韻分編,只有平聲30個韻部(即科舉考試規定近體詩所用的韻部),從單字對到雙字對,三字對、五字對、七字對到十一字對。

《笠翁對韻》從內容到句式、篇章與《聲律啟蒙》基本一致,只是文字內容各不相同而已?!扼椅潭栽稀凡⑽拮既分夾畔?,一般認為笠翁即李漁,清初著名戲曲家、文人,著有《閑情偶寄》,他在南京經營圖書出版業務,《芥子園畫傳》就是以他的名義組織編印的。

《聲律啟蒙》與《笠翁對韻》的編寫目的與功能定位,是為準備參加科舉考試的兒童提供入門教材,因為自唐代開始科舉考試中的近體詩與八股文,都需要遵守嚴格的對仗及格律規則。據鄧云鄉《清代的八股文》一書:“乾隆二十二年始,鄉、會試增五言八韻詩一首,自后童試用五言六韻,生員歲考、科考,及考試貢生與覆試朝考等,均用五言八韻?!幣簿褪撬?,熟練準確地用平水韻寫詩,是清代科舉考試從上到下的必修課?!渡善裘傘酚搿扼椅潭栽稀釩芽際災付ǖ腦轄牛雌剿系鈉繳鱸喜?,每個韻部用該韻部排列的頭一個字命名)編寫成對偶句,讓學生背熟,既訓練了對仗,又記住了韻部的幾個常用字(不是韻部的全部用字)?!渡善裘傘貳扼椅潭栽稀吩嫉撓么κ僑萌吮郴崍絲梢栽諦窗斯晌撓朧蘊枰枚哉嘆洳⒂悶剿顯轄攀輩慰冀杓?。之所以從一字對到十一字對,“云對雨”即“云雨”,“對”字起連結作用,是因為清代學童課堂上學作對子的步驟就是先從一個字對一個字開始的,逐步增加字數,最后能寫出八股文要求的長對仗句。

不言而喻,教材與教輔在脫離了應試目標后,就失去了生存基礎。1904年清廷舉辦了最后一科進士考試,次年便下詔廢止科舉制度,八股文與試帖詩沒用武之地了。隨著私塾日益被新式學堂替代,屬對不再是小學基礎課與必修課,《聲律啟蒙》《笠翁對韻》按說也該退出歷史舞臺了。

事實上,從民國時期到改革開放前,《聲律啟蒙》《笠翁對韻》逐漸淪為故紙堆的古董乏人問津。改革開放后《聲律啟蒙》《笠翁對韻》才枯木逢春,重獲出版機會,但是也只是傳統文化、詩詞類通俗讀本。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后興起的國學熱,尤其是面向兒童的國學與傳統文化讀本圖書出版熱,把這兩本古書炒成了暢銷書兼常銷書。值得指出的是,《聲律啟蒙》《笠翁對韻》近四十年的熱銷行情,基本上是讀者大眾自發形成的,沒有語文界或古典文學專業專家學者推薦引導。甚至可以推測語文界與古典文學界的專家學者很可能并沒有認真閱讀過這本書,更別提研究了。

《聲律啟蒙》《笠翁對韻》的編寫各有優點,都很上口,而且文字比較簡單,內容形象生動,長短句錯落有致,節奏起伏明快,循環往復,很有音樂性,每一韻部篇幅適當,很易于兒童朗讀背誦。兩書都在對句里穿插點綴了典故,這些知識點主要是歷史人物言行,編寫者很注意分寸,不像《蒙求》《龍文鞭影》等書那樣全部是密集典故羅列,而是以淺白文字為主,每一段只用兩三個典故,難度與密度都很得體,學生即使不懂典故的具體內容,也不影響整體上理解意思。

和一般詩詞選本相比,《聲律啟蒙》《笠翁對韻》的形式感更強,而且沒有高深的主題與意思,作為兒童讀物意義淺顯不僅不是缺點甚至反而是優點,這樣悅耳動聽而又沒什么深奧意義的韻文,恰巧符合低齡兒童心理特點,所以很受小讀者歡迎。很多教師與家長都把《聲律啟蒙》《笠翁對韻》當成傳統詩詞的替代品——嚴格地說,《聲律啟蒙》《笠翁對韻》更接近于分韻編寫的對聯集。

《聲律啟蒙》《笠翁對韻》暢銷幾十年,可謂流行了,不過,流行未必就等于正確。以裹腳為例,也曾在中國流行了千年,恐怕誰也證明不了其正確性何在。

我讀《笠翁對韻》的過程中,發現“二冬”中的“垂釣客荷鋤翁”的韻腳“翁”字與“一東”中的“漫漫朔雪冷漁翁”的韻腳“翁”字重復了,類似的還有“龍”“風”兩字也是兩個韻部都重復出現。在今天的讀者看,這只是重復用字而已,但是在清代的科舉考試中,試帖詩韻腳是很嚴格的,必須用平水韻的平聲字,同時絕對不允許混用各韻部的字,韻腳用錯一個字被稱為“出韻”,卷子就不及格,韻部各字混淆是大忌,是原則性錯誤,是一票否決的“硬傷”。我于是特意又細讀了《笠翁對韻》全書,發現韻腳錯用的地方還有不少,上網檢索一下,有學者專題研究過,發表論文指出《笠翁對韻》“東”“冬”、“支”“微”、“魚”“虞”、“支”“齊”、“灰”“佳”、“寒”“刪”、“肴”“豪”等韻部均有相混現象?!扼椅潭栽稀凡淮蟮鈉嵊姓庋嗟摹壩采恕?,簡直不可思議。

我沒有深入比照,但根據粗淺翻閱,與之相對比,《聲律啟蒙》就沒發現這樣的差錯。

在韻的“硬傷”之外,《笠翁對韻》還有一些不夠科學合理的地方。平水韻的韻部劃分與口語發音并不完全一致,在清代科舉考試中就屢屢有人用錯韻而吃虧,據說最容易搞錯的一個韻部是“十三元”,包括“源”“魂”“村”“言”“門”“屯”“孫”等字,無規律可循,必須死記硬背,考生經常出錯,以致有“該死十三元”的典故趣聞?!扼椅潭栽稀返摹笆幣黃?,全部韻尾依序為:“昆”“門”“屯”“尊”“坤”“豚”“村”“孫”“曛”“村”“魂”“恩”“根”“昏”“門”,用拼音韻母來表示,全部是en和un,念起來聲音倒是押韻順耳了,可是“十三元”中以an,uan韻母結尾的字就一丁點沒有體現,不能不說這是一個嚴重的缺陷。若是依照《笠翁對韻》的“十三元”篇,讀者就無法理解為什么這個韻部會以“元”為名!作為應試教材,考生靠《笠翁對韻》來用韻答卷,碰上“十三元”,大概率必死。反觀《聲律啟蒙》的“十三元”篇就既有“兒對孫”,又有“曠野對平原”,能反映“十三元”的韻母構成的基本面貌特點,明顯勝出一籌。

車萬育是進士,而李漁只是秀才未能中舉,如果這兩本書確實是出于兩人之手,依《聲律啟蒙》與《笠翁對韻》來評判,兩人在科舉道路上一成一敗是有其道理的。

《笠翁對韻》用韻不合格,漏洞太多,在清代如果真的用來教學生應考科舉,必定誤人子弟,怕是只有文化落后的邊遠鄉下三家村教書匠才敢用這樣的不靠譜教材。也許是因為李漁名氣大,《笠翁對韻》雖然存在嚴格質量差錯,居然在市場上能與《聲律啟蒙》并駕齊驅平分秋色。

我沒有查考史料,無法理解《笠翁對韻》這樣的存在關鍵性知識差錯(顯然并不是筆誤或排印校對差錯),是怎么在清代流行的,我懷疑這是一本偽書,作者或編寫者并非李漁,因為這樣用韻的作者是連秀才也考不上的。當然,在今天的小讀者,只要不根據《笠翁對韻》來寫律詩,而是作為對仗押韻的讀物,閱讀效果還沒有大問題。不過,如果要依《笠翁對韻》寫格律詩,那就坑很多了。

不少對聯研究與對聯寫作專著都把《聲律啟蒙》《笠翁對韻》作為聲律對偶參考書鄭重推薦,甚至不約而同收在附錄中以便讀者查考,可能這些專家都沒意識到《笠翁對韻》有出韻的硬傷毛病,當然,對聯無須用韻(只是按照對聯的規矩下聯必須用平聲字結尾,這可能是對聯專著推薦這兩本書的部分原因),而《笠翁對韻》雖然“韻”的部分有錯,但是“對”的部分還是可資借鑒的。

平心而論,《聲律啟蒙》《笠翁對韻》作為文學作品缺乏營養,雖然工整悅耳,但是這些對偶句基本上沒多少詩意,按照對聯的標準,像“解醉知茶力;消愁識酒權”(見《笠翁對韻》“一先”篇)、“種橘猶嫌千樹少;寄梅誰信一枝多”“萬卷書容閑客覽;一樽酒待故人傾”“橫槊賦詩傳孟德;引壺酌酒尚陶潛”(分別見《聲律啟蒙》“五歌”篇、“八庚”篇、“十四鹽”篇)這樣意思雋永、能夠站得住的對偶句子并不多(就我個人的眼光而言,《聲律啟蒙》佳聯明顯多于《笠翁對韻》),總體而言只是傳統詩詞的陳詞濫調套話而已,畢竟兩本書本來也不是作為詩詞或對聯集來撰寫的,只是對偶聲律教材。讓兒童在記憶力最好的年齡花費時間精力背誦《聲律啟蒙》《笠翁對韻》,實際上是浪費了寶貴的機會成本,即使倒背如流,能從中得到的滋養回報也不大,從實用的角度看,引用借用的場合機會也極有限,會背誦也用不上。

依我淺見,如果孩子不學習寫對聯,不學習寫格律詩,就沒必要誦讀《聲律啟蒙》《笠翁對韻》;倘若孩子有意學習寫對聯與格律詩,就更不宜讀《笠翁對韻》。當然,如果只是想訓練文言字詞對仗修辭表達,讓孩子念念《聲律啟蒙》《笠翁對韻》倒也沒什么壞處。進一步說,如果還是要讀《聲律啟蒙》《笠翁對韻》,一定在兩者之中選擇一本的話,我推薦《聲律啟蒙》。

2019年12月9日北京閑閑堂

王曉橋書聯四副

閑閑堂聯話

● 后蜀孟昶、明代朱元璋以及清代康熙、雍正、乾隆諸帝熱衷對聯創作撰寫,清代朝廷把御書對聯作為賞賜大臣的禮物,空前提高了對聯這種形式的地位,而且在皇宮與皇家苑囿的幾乎所有建筑無處不用對聯裝飾,示范效果極強,上行下效,對對聯的流行與普及起到了關鍵推動提倡作用。

● 對聯的功能與作用,主要有言志、抒情、遣興、紀實、鼓勵、勸慰、致敬、祝賀、哀悼、嘉獎、表彰、炫耀、標榜、調侃、嘲諷、抨擊等等。傳統的住宅門聯,有切郡望籍貫、切姓氏、切官職名位、切職業以及切年齡的分別。贈聯尤重切合,如清代曹姓彭澤令,友人贈聯:“二分山色三分水;五斗功名八斗才”,一聯而兼切任所、切官位、切姓氏。

● 清末民初有所謂譴責小說,如《官場現形記》《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是文學史的一個獨特現象,大致與之并行,清末民國時期,以當代人物特別是權貴、時事政策為主題的諷刺對聯甚多,這類對聯也可以稱之為譴責對聯?!凍階鈾盜幀肥櫓興竊卣攵院樾閎?、汪精衛的諸聯在當時就不脛而走。時過境遷,譴責對聯中有相當一部分現在讀者已經不知所云,但不少對聯至今還有藝術生命力。

● 紀曉嵐喜歡用對聯戲謔捉弄人,據《清稗類鈔》:紀昀與王文治為好友,某日紀上門訪王,王不在家,夫人招待,紀昀說剛從宮里來,有旨封王文治妻為光華夫人,特來賀喜。王文治回家,妻子說起受封事,王說是捉弄你呢,妻子不解,王文治笑而不答。那年代京城流行春聯有一副是:皇恩春浩蕩;文治日光華。紀曉嵐以聯為典調侃王文治,用謎語來比喻,是素面犖底。據《楹聯叢話》,此聯為雍正年間御賜張廷玉的,后來京城半數人家在大門張貼,后來各地也蔚然成風。

● 清道光年間進士大理喜洲楊鴻漸有一副對聯:“一枝蘭萼鎖春風;七尺書樓遺翰墨”,后來喜洲院門刻此聯者即其后代子孫,各家用同一門聯標榜祖先為楊鴻漸。(《喜洲古宅里的身影》第134頁云南科技出版社2015年版)

● 研究中國對聯史不可不知二梁。前為清代梁章鉅,后為當代梁羽生。二人都是收集編撰聯話的作者,梁章鉅《楹聯叢話》是楹聯學開山之作,也是經典名著,其地位有似茶學之陸羽《茶經》。梁羽生《名聯觀止》先在《大公報》《香港商報》連載,雖然以武俠小說為世人所知,但他自認為可以傳世的著作是《名聯觀止》。

● 民國初期《西湖紀游》一書說:“見各名勝區所署對聯,但有民國紀年者,其辭必不佳?!輩豢湔諾廝?,與后來迄今的對聯相比,如今看民國時期的對聯都還中規中矩,甚至不無杰構。

● 二十世紀下半葉以后,絕大多數青年人關于對聯規則都缺少基本常識了。1966年有一副轟動一時的“對聯”:“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其實并不是對聯,因為上下句只有末尾兩字算是對仗,而對聯的格式是必須上下句各字都對仗,同時上下聯不能有重復的字。這兩句話是排比,然而當年從上到下都作為對聯來談論。現在社會上經常出現新撰寫的并不對仗的“對聯”,皆不學之過。

● 清代皇宮內的春聯不是派如意館的專職書畫家來撰寫書寫,而是例行由翰林執筆。乾隆皇帝就格外喜歡宮殿院門用張照寫的對聯。據《楹聯叢話》,清宮內各處的春聯每年于臘月下旬懸掛,次年正月下旬撤去,質地為絹(有書載朱家溍先生說清宮春聯用白紙,未知何據),“聯語悉仍其舊”,據說是乾隆年間儒臣分別撰擬,乃應制作品之極致,雖皆為歌功頌德虛飾之辭,而典雅工致堂皇無以過之。大臣出入宮廷,對這些對聯耳熟能詳,以至梁章鉅一一抄錄成冊予以著錄。紫禁城與頤和園、避暑山莊、沈陽故宮等處的楹聯除御書外無作者可考者大都是這一類。

● 收集對偶種類論述其特點最詳細全面的古代文論著作是日本遍照金剛的《文鏡秘府論》,有“論對”“論對屬”“二十九種對”等篇,此書抄錄匯總了已佚唐代諸家論對的著作,唐人總結的對偶即有二十九種之多,而此前《文心雕龍》之專論對偶的“麗辭”篇只講了四種對。

● 對聯論著未見有言及《分類字錦》者。這是一部漢語修辭史上有重要影響的重要圖書??滴趿荒輳?722年)出版了御制《分類字錦》,這是第一部按“對偶”與“音聲”為綱編撰的工具書,收集對偶詞句按內容、字數、平仄匯為一編,康熙皇帝為之作序,這是官方倡導對偶文體的證據,也是清代對聯興盛繁榮的直接推動因素。清代人們更看重對聯的文學性,而書法藝術性不是關注重點,《楹聯叢話》就極少寫對聯的書法方面。

● 清末封疆大吏、各地總督、巡撫不止一例有偶然看到某對聯、激賞之下便提拔作者當知縣的逸事佳話,如張之洞初到湖北當總督,看見節署大堂懸聯極佳,訪得其人,授以知縣。上行下效,清代從朝廷到官府都重視對聯,民間就更崇尚對聯。對聯作為文體在清代的走紅,并不完全是文學創作與欣賞審美,而是具有極強的功利性??滴躋院蟾骷堆檬鶉韁繃プ芏絞鶇喲竺諾醬筇靡宦范夾矣卸粵?,一些官員還自己或托人包辦創作所在衙門的全套對聯。清代高官講求對聯,時興互贈對聯,還喜歡以佳聯為談資,因此每個地方都圍繞著地方長官形成了一個對聯創作切磋談論的圈子。各種集聯類工具書應運而生。

● 有學者說日本沒有流行過對聯,而朝鮮卻曾經使用得相當普遍,給出的解釋是“相對來說,那時候的朝鮮半島地區還沒有向西方學習的打算,仍然一心一意地面向中國,因而他們接受對聯這項比較新鮮的人際交往工具”云云,持論雖高,不免郢書燕說。不能忽視的一個史實是袁世凱先以幫辦軍辦身份后以駐扎朝鮮總理交涉通商事宜大臣官銜駐鎮藩屬國,在朝鮮任職干涉朝鮮內政十二年,位高權重,半島朝野矚目,其衙署府第的對聯可想而知廣受效仿。有這樣的歷史背景,日本與朝鮮存在著本質區別,與是否向西方學習沒一毛錢的關系。

● 對聯既像標語一樣有大眾傳媒屬性,又像信札一樣有社會交往屬性。名勝樓臺場館與寺廟是公共場所,是對聯極理想的發表平臺,受眾可觀。過去中國社會中上層人士結婚、做壽、去世,都要有人贈對聯,從明清到民國可以說中國人從生到死都有對聯伴隨,講究的人墳墓上都刻有對聯?;檠?、壽宴與葬禮上相當于對聯展覽會,每有佳作,馬上膾炙人口。

● 在流傳下來的對聯中,挽聯占可觀比例,但是墨跡原作卻極罕見。攝影術興起后,留下的葬禮照片里可以看到不少挽聯,可是實物卻極難見到。清末有“曾國藩包作挽聯”之謠,曾國藩在江南掃平太平天國后于各地留下不少楹聯,但是其挽聯墨跡卻無傳世。傳統習俗挽聯在舉辦喪事時焚化,并不保留懸掛。也有以白布書寫挽聯,便于辦喪事的人家事后染黑可以另再使用。

● 門聯不宜太有個性,書齋廳堂聯不宜太沒個性。近些年不少人家戶外貼的門聯都是印刷品;但是適合室內懸掛的印刷對聯卻未見有廠商批量生產銷售,其原因可能就在于門聯只要意思吉祥喜慶就好,各家大同小異,而室內的對聯卻要突出個性與品味、眼光。現在大多數人家室內沒掛對聯,因此,對聯走進家庭的市場前景很廣闊。門聯印刷品可以很便宜甚至不花錢購買(由于戶外張貼的特點,使春聯成為廣告商極好的媒體),室內的對聯相對而言質量要高得多才行,價格也就不是門聯可比的。

2019年12月23日北京閑閑堂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0條評論(查看)
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

圖說天下